他乡亦故乡!(下篇)
阅读量:104501
作者:黄玲
2023-03-13

《他乡亦故乡!》(下篇)

说完母亲和我,再来说说我儿子。06年初冬,儿子出生在日本三重县,一个连很多日本人都不太知晓的地方。生后3个月我们举家迁到东京,然后一直生活在东京。东京不大,分为23区还有周边的几个市。一开始我们住在东京都多摩市,在儿子幼儿园的年纪我们搬到东京都八王子市,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迁到23区的足立区綾瀬,小学考初中以后搬到丰岛区。

据说小孩子出生三个月是没有记忆的,果然我和儿子提起他的出生地津市,完全没有一丝丝印象。上幼儿园之前住过的多摩市贝取,常去一本杉木公园散步,去多摩动物园看大象,在中央公园喂鸽子、追鸽子的快乐,几乎没有在他的记忆里留下蛛丝马迹,如果不是拿出照片还有视频这样的如山铁证,儿子怀疑都我是编的。指着照片里的圆眼睛翘鼻子,问是不是他?儿子狡黠一笑,“嗯,人是对的,其他不记得。”

疫情三年,我们不但没有回国。在日本国内也基本没有全家旅行过。学校每年的修学旅行也是多次计划,但是临门一脚还是因疫情关系被取消,只在去年初三的夏天去了一趟京都和奈良,还有初二寒假长野的一次滑雪,算是三年初中生活两段值得回忆的时光。

某日母子聊天,“今年的春假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?”
儿子回答得很干脆:“没有。”
“高一的春假还可以出去走走,明年高二学习紧张,更是哪了都去不了啦!”我再三点醒他。
儿子沉默了半天:“那么我想看看南大泽。”

说起位于东京都八王子市的南大泽,是儿子四岁上幼儿园,然后小学4年级搬离,无忧无虑快乐玩耍的乐园。也是多次搬家当中我们一家居住时间最长,为时6年半,还是我们在日本买的第一个自己的家。

隔壁的柚子是儿子从小的玩伴,柚子的妈妈和我同年,做邻居的几年给我了很多的帮助。对门的原太太独居,养了一只胖猫咪,会画油画,爱织毛活,儿子三天两头跑去串门,慈祥的老太太教会儿子用五个手指编毛活。团地管理员大妈,个子高,嗓门不小,走路带风。对面大庙住持的外孙,和儿子是同学。某年2月4日,立春撒豆驱小鬼的日子,邀请周围邻居的小孩子拿着口袋去大庙里。庙里的年轻和尚将事先准备的各种小零食包成小包,撒给孩子们去抢,博得孩子们一乐。儿子抢了不少,回来一数一半是炒熟的黄豆。结果之后的一周儿子放了好几天豆子味的彩虹屁。

我很理解儿子想回南大泽旧地重游的想法。三重县的津市虽然是他的出生地,但是只在出生后生活了三个月。三岁之前住过的多摩市贝取,虽然第一次做妈妈我有着满满回忆,可是对于年幼的他而言,却完全没印象,只有南大泽才是他度过童年美好时光的地方。儿时的玩伴,公园里搭玩具城堡的沙地,摔过跟头的滑滑梯,比赛攀爬的矮墙,联接我家和幼儿园之间的人行天桥,深秋的风里,铺满一地金黄的银杏叶,仿佛述说着秋天的童话,放学路上你追我赶,洒下的一路笑声都刻在童年的记忆里。

过去,有人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家乡,有人离开家乡数十年,把叶落归根变成一种执念。然而如今,很多国人飘洋过海,越过赤道,北到冰岛,南到好望角,在世界的很多地方生根发芽,开枝散叶,我以为从此以后对于老家,故乡这个概念可以由自己来诠释,不必拘泥于父母的老家,自己的出身地,哭过也好,笑过也罢,流过泪流过汗,求学工作恋爱生活过的地方都可以算是故乡。故乡在何方?他乡亦故乡。


 2023年3月6日
     黄 玲



书法  王一亭 (民国名人)

#{{item.rowno}} {{item.content}}

{{item.reg_date | date}} {{item.acc}} {{item.ref}}